移动宽带落下神坛

曾几何时,我非常迷恋移动宽带,几年前的移动宽带不但价格便宜,用的人少,因此国际出口不怎么拥塞,速度特别快。前段时间看新闻,移动宽带由于他的免费政策,已经成为国内第一大宽带运营商了,当时隐约有些不详的预感。过年回家又开始用移动宽带,现在发现移动宽带基本上找不到一条比较好用的线路了,都卡的跟狗一样。连digitalocean新加坡都卡,本质的原因应该是移动用户剧增,但是国际出口带宽没有扩容。对于aff来说,现在最好用的宽带应该是联通了

过去的一年(2018)

2018是affiliate转型的一年,也是我研究生生涯的倒数第二年,现在来回顾一下,以免以后忘记。

关于affiliate事业,回顾具体的项目没有任何意义,只回顾一下2018年遇到的人和事吧。和M联盟合作遇到了一些奇葩的事情,当然我也想的很开,在affiliate世界里面,丛林法则是很现实的,流水大或者冲的钱多客户就可以得到优待,当然我特别敬佩那些特别有原则的公司。所以说affiliate和网盟或者流量源的“友谊”大多数都是很虚伪的,和AM交朋友基本上是比较浪费感情浪费时间的行为,因为一般合作结束以后就不会在来往了。按照我的理解,affiliate和网盟或者流量源应该是纯粹的合作关系或者某种程度上是博弈的关系,大家都能赚钱就好了,扯太多别的干什么呢,当然了,客气一点是必须的。对于affiliate来说,能和专业的网盟合作真是特别愉快,按时发钱,也不用过多的交流,邮件搞定90%的通知,大家好好赚钱,浪费那么多口水干什么呢。

去年跑了两家Managed Service的流量,结果都跑亏了,现在分析具体的项目感觉也没什么意义,说说两位AE吧,感觉她们其实都是很认真的人,也是很诚恳的人,并不会让人感觉很虚伪很奸商,这一点我感觉是很好的。不过和她们合作对比一下感觉还是差很多的,和第一位黄小姐合作就是单纯的烧钱,没有什么收获,亏了一些钱。和第二位陈小姐合作,虽然我没有跑赢,但是和她交流的过程中,感觉收获很多,换句话说,和她合作以后我感觉我变强了,对付费流量也有了新的理解和体会,所以虽然跑亏了钱,但还是感觉很值得,主要是陈小姐比较聪明,名校出身的人感觉就是很好的,比较有天分。尝试了一下和陈小姐交个朋友,不过以失败告终,哈哈,事实证明和AM(AE)结束合作以后很难做朋友的,有一些遗憾。

现在回顾一下去年的经历,我发现,流量源对回传数据还是很执着的,上面说的两家流量,它们并不支持S2S 回传数据,也没有URL token,唯一优化的途径就是在lander里面埋pixel,这种原始的方式我刚开始是很难理解的,我觉得S2S这些东西技术上很容易实现的。现在看来它们可能是想获得真实的数据,它们要再利用这些真实的数据。因为透过S2S的模式回传转换,对于广告主来说,造假是很简单的事情。跑的其他的流量,感觉其他公司对于回传数据也是非常执念。有的时候感觉affiliate就是被利用的工具。2019年要玩转google ads和 facebook,这些海量的流量才真正有前途。

2018年还学会了用python写爬虫,当然,用写爬虫的技术写API也可以,这个东西2019年继续加强一下,用API可以提高工作效率,操作更多的campaign,还是很不错的。

2018年是我affiliate入行的第四年,这四年,感觉圈内最好的朋友还是第一年认识的,果然应了那句老话,衣不如新人不如旧。和上面说的aff和网盟还有流量源的关系不一样,我觉得aff之间是存在真友谊的,可以交到真正的好朋友,有时候甚至感觉圈内的朋友比三次元的朋友更好啊。说三次元是因为我没参加过展会什么的,我觉得参加这种会议没啥意义的,和圈内见过面的也很少。圈内好朋友都没有见过,所谓素未谋面的好朋友,有机会一定要一起喝杯酒。

写了这么多关于aff的文字,感觉我对于aff的理解,投入的精力还是不够,也不够专注,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学业吧,有的时候会打扰我。希望2019年有所突破,更专注的做,注册自己的公司。

关于学业,基本上没有进展,不知道是我不太适合科研还是选错了方向,希望能顺利毕业吧,拿证走人。